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业界 在线投稿

由莫言获诺奖想到的

时间:2012-10-14 06:26:30  来源:人民网  作者:

    多年来,“中国作家为什么没有获得诺贝尔奖?”“中国作家离诺贝尔奖还有多远?”的问题一直不绝于耳。文学界不必说了。我在大学教书,学生们也常常问这样的问题。由此可见,国人有深重的“诺贝尔情结”。这“情结”,无疑是中国文化何时走向世界、何时得到世界的尊重这一心态的强烈体现。虽然,事实上,中国文化已走向了世界从无人不爱的中国菜到神奇无比的“功夫”,还有高深莫测的“风水”、华美绝伦的京剧、酣畅淋漓的张艺谋电影……但国人并不满足。他们还渴望中国作家拿下诺贝尔奖。到了2000年,已经加入了法国籍的华人作家高行健拿了那个奖,可是,高行健“法国籍”的身份仍然没有让上述问题得到解决。这一次,莫言终于争了这口气,圆了这个梦。关于“中国作家为什么没有获得诺贝尔奖?”“中国作家离诺贝尔奖还有多远?”的问题应该可以烟消云散了吧!

    回首此前那些是是非非的议论,令人感慨。

    某著名作家曾经认为,中国作家难以走向世界的根本症结是翻译不力。可事实上,好些当代中国作家的书都被翻译成外文,而且在国外卖得不错。

    也有人指出,中国当代文学与世界第一流的文学存在明显的差距,因此不可能获诺奖。可现成的例子是,日本的诺奖得主大江健三郎就十分推崇莫言。他早就预言莫言能拿那个奖。一个诺奖得主如此推崇一位中国作家,还不足以说明中国作家已经跻身世界第一流作家的行列幺?而今,大江健三郎的预言果然实现。这对于那些骨子里为自己是华人而感到自卑的人们,应该是一次深刻的教训吧!

    如此说来,能否拿那个奖其实有相当的运气成分。西方有些伟大的作家(例如博尔赫斯、米兰・昆德拉、厄普代克……)长期名列诺奖候选人中,却常常与之无缘;而有些成就其实一般的作家(这里就不点名了吧)却阴差阳错地获了奖,并因此引起了理所当然的质疑,都可以证明这一点:拿奖,有时是众望所归;有时,则像买彩票一样,需要运气。

    在我看来,当代中国和莫言在同一水平线上的作家,还有不少:贾平凹、韩少功、刘震云、余华、王安忆……包括已故的史铁生,都有问鼎诺奖的实力。莫言能够拿到,是因为运气比其他几位稍好一些的缘故吧!

   莫言获奖的理由是:“将魔幻现实主义与民间故事、历史与当代社会融合在一起”。其中,“民间故事、历史”都是中国元素的代名词。

    莫言的早期作品就很有诗情画意。例如他的短篇小说《民间音乐》《透明的红萝卜》就写得空灵而神秘。《民间音乐》通过一个村姑的独立自强、超凡脱俗以及她对一个流浪盲艺人的无望之爱,写出了普通人对于心心相印境界的追求和那追求的感伤意味。小说中关于“那洞箫要在月夜呜咽,方显得意境幽远,情景交融”的描写就颇得古风之妙,读来意境朦胧、余音绕梁。《透明的红萝卜》是莫言的成名作。小说通过一个一言不发却情感丰富的乡村孩子对于爱和梦想的痴迷与幻灭,表达了作家的童年记忆。“透明的红萝卜”成为虚幻又美好的梦想的象征。在谈到《透明的红萝卜》的风格时,作家说道:“生活中是五光十色的,包含着许多虚幻的、难以捉摸的东西。生活中也充满了浪漫情调,不论多么严酷的生活,都包涵着浪漫情调。生活本身就具有神秘美、哲理美和含蓄美。”“生活中原本就有的模糊、含蓄,决定了文艺作品的朦胧美。我觉得朦胧美在我们中国是有传统的,像李商隐的诗,这种朦胧美是不是中国的蓬松潇洒的哲学在文艺作品中的表现呢?文艺作品能写得像水中月镜中花一样,是一个很高的美学境界。”(《有追求才有特色》,《中国作家》1985年第2期)这番话表明了作家对中国古典文学遗产的继承。虽然故事的背景是“文革”,但是小说主人公黑孩那些奇特美丽的感觉、那个透明而虚幻的梦却被作家写得那么朦胧可爱、惹人神往。其中,既有作家本人的童年记忆,又有对心灵可以超越世界的哲理感悟,还有对人的丰富、细腻感觉的纤毫毕现的诗意刻画。耐人寻味的是,虽然作家强调《透明的红萝卜》的古典意蕴,可是由于小说显而易见的先锋气质,小说也被公认为“新潮小说”的代表作。如此看来,莫言的“新潮小说”也可以说是“富有中国特色的现代派小说”了。

    追求现代派风格,却绝不跟在西方文学的后面亦步亦趋,而是努力将中国的文化元素揉进去这是许多中国作家的清醒意识和自觉追求。王蒙的“意识流”小说有“东方意识流”之称,韩少功的“寻根”小说将荒诞手法与巫楚色彩熔于一炉,高行健致力......

来源:人民网

打印 | 收藏此页 |  推荐给好友 | 举报

跟贴区

跟贴读取中...

用户名:

密   码:

可用表情:

验证码:  匿名发表(非会员请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