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业界 在线投稿

当学雷锋遇上钓鱼执法 长沙运管钓鱼执法记

时间:2012-03-13 03:14:02  来源:搜狐  作者:尹默三

       201238日下午,本人从长沙烈士公园驱车前往湘江世纪城与朋友聚会,途经东风路省博物馆处,天下着朦朦小雨,我见路边有两个男子在招手,心想长沙正掀起百万市民学雷锋高潮,于是将车靠了边。男子问到青竹湖二十元钱去不去,我答,青竹湖在哪我不知道,他立即说二十五元吧。其实我根本就没想过要收他们的钱,看到外面下着雨,就说快上来吧,心想载一程也没关系,何况是顺路。

    这一路上,我们海阔天空闲聊,我并未察觉运管人员在处处套话,问跑这样的生意怎么样。我说如果跑这个那会饿死,你这样一趟够不一包烟钱。

    我的真正目的是,快到湘江世纪城的时候,就让他们下去。人生的乐趣不就是在不断制造惊喜吗?

    事后才知道,这一切都是他们导演的。他们一位在套话,一位就在后面用针孔摄像机偷拍。

    路上我们闲扯着,自始自终本人没有提过要收他们钱的事,但是涉及到关于黑车的话题,算是调侃吧。

    快到汽车北站的时候,也就是长沙交通运输管理处第五中队所在地。他们突然声称自己是运管执法人员,我的车前后也被两台运管执法车逼停。车上的乘客下去再对我的车做了扫摄。

    出于职业敏感,我认定他们这是在钓鱼执法。

    来到办公室,我声明不是在跑营运,只是想学一回雷锋,学一回雷锋这么难吗?

    但是,他们执法者调子非常高,不容分辨和解释。

   他们迅即开了一张车辆暂扣单,此单被他们注明为拒签。

    暂扣单上称七日内到长沙交通运输管理处接受处理。这个时候,已经到了下午五六点钟了。我决定第二天再作处理。

   第二天一早,我来到位于河西枫林路的长沙运输管理处,大厅工作人员称,要回到汽车北站作笔录,朋友于是又送我回到昨天扣车处的汽车北站。

    来到驻北站运管办公室,队长吴文革队长开始作笔录,要求我实事求是的说明昨天的情况。于是我称昨天下午看到有人在招手,于是停车。刚谈到这里,吴说你这不是承认错误,态度不端正,我说我这是实事求是的。吴说你是狡辩。朋友说,你作笔录就应该如实的记录当事人的陈述即可,况且你本人(指吴)不在现场,怎么知道招没有招手。

    吴马上很不高兴,随即打电话给某人后说,你们的笔录我不做了,你自己到汽车东站去做。同学们,汽车东站离汽车北站可有一二十里路呢。来回要个把小时。

   没等我们问明原因,吴即喝斥,你们出去,出去!!那个架势完全没有执法者文明的形象!

    我们以为真要到东站去,于是马上又驱车前往,兜了一个大圈,来到驻东站运管处(四中队),此时我见到了昨天假扮乘客的执法者言忠,他此时身穿制服坐在办公室。我问笔录是否在此做,他说不可能啊。昨天在哪抓的就在哪做,你肯定到汽车北站去。

    听到此言,心中的那个怒火呀,简直要爆发。折腾了一大圈又要回到原地方去。

    言忠及另一位执法者说,你昨天就是非法营运,我说,你怎么能够证明我非法营运,你说了算吗?你是钓鱼执法!言忠马上气得想跳。

    为了争取时间,我和朋友马上又赶紧折回汽车北站,来到办公室。吴文革开口就说我态度不正,不承认错误。我说,你这样忽悠,你是什么居心。

    我已经不想跟他们说什么了,已经没有意义了,长沙创建文明城市,就是这样一群素质的执法者!

    我提出给我做笔录吧。吴说不做,你不认识错误怎么做。我再三提出,先做笔录,行不行,我只想实话实说。吴说,你这是什么态度。

    最后我重复三遍,请问能不能做笔录。吴说,不做!

    做为一个记录者,你本应该如实记录当事人的陈述,至于事实究竟如何,你可以拿出你们的证据来驳斥我,但是你首先就不记录,而且非要我自证其罪之后才能记录,这岂不是执法违法!

下午,我给长沙交通运输管理处张晓处长打了一个电话,并且发短信表达了不满。他说找运管处袁副处长。

    来到袁处长办公室,袁说已知道此事,并且看了录像,说要我先做笔录。我质问他,你们的队长不做笔录啊,他说如果属实必须查处。

    我问他,执法者扮演乘客以利诱手段上车,是不是钓雨执法,他说本次行动是市交通局、公安局、监察局联合行动。这次行动是结合上海钓鱼执法的教训,通过专家论证探讨出来的方法,这种执法方式是合法的。

    而在此之前,我在运管处另一办公室和一位执法者闲谈时,咨询他们,这种行为是否合法,那位执法者没有正面回答,只是笑说从上到下都是禁止钓鱼执法

    袁处长进一步解释,上海钓鱼执法负面新闻出来以后,他们开展了一些学习,认为由执法者扮演乘客是学习来的经验。

    我说,如果警察扮演嫖客发生关系后,再抓了失足女,是不是合法?这是一个道理。袁无言。

   据了解,长沙抓一台黑车就罚款1-3万元。一次行动要抓几百台车,而且以这种方式执法占很大比例,袁处长也承认。

对于初犯者,可以到所在地打一个贫困证明,然后减免一些罚款,一个月有一次罚款减免会。如果该月开了减免会,则当月不论是否贫困户,均得不到减免,此般生硬的作法,被很多人戏称为减免指标,存在权力寻租漏洞。

    本人在运管大厅,遇到一位彭先生15979096440,他也遇到同样的钓鱼执法情况,并且也没有做笔录,他还哭诉道遭到执法人员粗暴对待,衣服都扯烂了,罚1万元。

    袁处长最后也没有给出一个说法,只是说下周一再处理。

    我的朋友其间问袁,这种执法方式实际上也是治标不治本,根本无法解决城市的交通出行问题,袁表示认同。

    再问及汽车北站附近长期摆着一些真正的黑车,为何不去查处,袁表示会去驱赶,但是我奔波几回发现,那些真正的黑车却是有恃无恐,就在执法者的眼皮底下猖獗,不知道他们为何熟视无睹。

    同学们,我本有意学会雷锋,却搞得我几天没有车开,真是悲催啊。

    我对长沙运输管理处的做法提出严重抗议和不满

    第一:法治湖南提出严禁钓鱼执法,湖南省2010年出台《湖南省规范行政裁量权办法》中明确规定,不允许出以利诱等手段执法。他们这扮演乘客的做法,就是利诱吗?即使我真的去揽客,他们正确的作法也应该是亮证制止,作出警示。他们在我并没有回应收费的前提下就立即自己加价,似乎急于形成违法事实。而最终在半路上,我也没有收他们的钱,这何来交易呢?湖南的法治宣称走在全国前列,通过长沙运管这一行为,我发现,法治湖南任重道远。

    第二、这是文明城市下的不文明行政。长沙刚刚创下文明城市,殊荣来之不易。当然黑车要抓,但是对于执法方式一定要合法。如果钓鱼执法这样执法方式真是长沙市政府作出的决定,即使长沙有文明城市的称号,也是名不符实。

打印 | 收藏此页 |  推荐给好友 | 举报

跟贴区

跟贴读取中...

用户名:

密   码:

可用表情:

验证码:  匿名发表(非会员请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