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业界 在线投稿

揭秘硅谷CEO“1美元年薪俱乐部”:绝佳公关手段

时间:2012-02-13 13:15:21  来源:凤凰网科技  作者:《连线》杂志

    北京时间2月13日消息,《连线》杂志网络版上周撰文指出,在硅谷,有一个私家“俱乐部”,通常只对少数人士开放。它的会员囊括了公司的管理层、科技企业的CEO,都是一些掌管着数十亿美元营收以及数千名员工的大企业领导者。不过,入会的标准并非是衡量企业的市场价值、盈利能力或者是股份,而是工资水平。

    可以把它称为“1美元俱乐部”,其入会的标准为年薪1美元。在这个CEO及管理层高薪酬的年代,7-8位数的年薪十分常见。相比而言,年薪1美元就非常引人注目了。

    “1美元俱乐部”的会员名单如下:谷歌联合创始人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Tesla CEO艾伦·马斯科(Elon Musk),雅虎联合创始人杨致远(Jerry Yang),惠普CEO梅格·惠特曼(Meg Whitman),苹果前任CEO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

    Facebook最近提交的S-1文件显示,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正式加盟“1美元俱乐部”。扎克伯格的年薪水平将由2011年的50万美元,降至2012年的1美元象征性薪酬。与其他高薪的硅谷精英不同,扎克伯格自降薪酬的表现证明了,金钱实际上并非关键。

    以下是文章全部内容:

   起源

    这种做法在硅谷诞生之前就由来已久。

    20世纪30、40年代,随着美国备战第二次世界大战,日益激增的军费投入迫使数百万美国人回到工作岗位上,却面临着经济大萧条时期的困境。

    当时的问题在于政府未能预见到美国劳动力的大规模流动,也未能适当地进行重新配置,引导他们进入到新工业化的流程中。为了使事态发展更加顺利,政府请求各行各业的精英参与到建设中来,并志愿为国家服务。

    各行业的精英带来了各自的专业技能,当国家需要时挺身而出。然而,政府不向志愿者支付适当报酬是不合法的,为了绕过这一问题,政府决定向他们支付象征性薪酬,数量是1美元。

    后来,这些只收取1美元年薪的企业家逐渐为人们所熟知,他们在保证自我利益的同时,充分发挥了公民责任感,在为国家服务的同时,也为了公司的利益最大化而努力。当时,政府提出了“成本加固定费用制度”,承诺向合同缔约人支付开发资源的全额成本,以及额外的费用,以吸引私企进行合作。民主思想发挥到极致,企业和政府通力合作,共同为国家的名义而战。

    新潮流

    如今的科技企业高管与多年前1美元年薪的企业精英相比,立场有所不同,诸如谷歌与Facebook的竞争中,拉里·佩奇(Larry Page)与扎克伯格之间的战争并非是国家之间的战争,而是为了争夺市场份额、意识占有率以及工程技术人才。

    昔日的爱国主义逐渐让位于新概念的忠诚—不是对国家的忠诚,也并非对用户的忠诚,而是一种保障股东利益的责任。

    因此,让我们不要再自欺欺人,薪酬实际上不仅仅指的是金钱。在当代社会,它引申为一种公司战略,引申为一种直接与股东对话的举措。就某些方面而言,这成为展示自家产品信念的方式。

    FTI咨询公司的管理经济总监查尔斯·迪亚蒙德(Charles Diamond)博士指出:“这意味着企业高管们坚定了自己的立场,随着时间的推移,试图从股票中获取回报。这是他们押注于公司发展的信号”。

   回溯至1999年,当乔布斯回到没落的苹果时,他担任了临时CEO,并成为“1美元俱乐部”成员,也是过去30年中最为成功的“1美元俱乐部”成员之一。要明确的是,乔布斯多年前就已成为百万富翁,他回到苹果的原因并不在于赚钱,而是为了重建公司。

    事实上,扎克伯格的做法不仅反映出他已押注于公司的未来前景,还透露出他没有变现资本、从公司撤资的想法。扎克伯格“创始人的信”被附加到S-1文件中,他提到Facebook时,更多的理念是“完成一个社会使命”,而非运营一家公司。他写道:“我们经常提到诸如印刷术之类的伟大发明,对人们的生活造成了巨大影响。为了使沟通更为有效率,他们使得社会中许多重要组成部分都发生了全面的变革”。

    之后,他写了一段很有分量的话:“我们提供服务并不是为了赚钱,而是通过赚钱来更好地完善服务。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希望使用那些有信仰的公司提供的服务,而不会选择那些只为了利润最大化的企业”。

    公关手段

    这些精英以自豪的口吻、互联网时代的使命感提到了那些意义深远的抱负。以1美元的象征性年薪来说服公众,他们的意图不在于金钱。然而,恰恰相反,这种理念实际上正是股东们所青睐的。

    自乔布斯去世后,投资者们十分渴望出现另一位具有远见卓识的领导者。然而,职业管理者们总是从硅谷的一家企业跳槽至另一家企业,对于任何一家企业而言,都没有真正的忠诚度可言。就如斯科特·汤普森(Scott Thompsons)、李艾科(Leo Apothekers)、梅格·惠特曼(Meg Whitmans)一样,他们缺乏乔布斯、扎克伯格身上的吸引力,作为公司创始人,他们对公司至少拥有很深的情感维系。

    换句话说,将企业营造为一家不以金钱为目的的公司,是这些创始人备选商业策略中最好的抉择。尤其是对扎克伯格而言,他的孩子离公开上市只有一步之遥了。

    对于佩奇这类管理者而言,动机有所不同。在谷歌初创期,1美元象征性年薪意义重大,谷歌需要依靠团队的力量来证明自己。当时,远景、雅虎、Lycos等对于襁褓中的谷歌而言,都是很大的威胁源。

    然而,如今的谷歌成为搜索界巨头,业务范围涵盖了团购、网页排名、移动平台、在线零售等多种收入来源。佩奇仍旧与他一手创立的企业密不可分,不过,在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等经验丰富的高管领导下,他无需花费过多心思进行监管。换句话说,佩奇已经长大成人。

    作为成年人,他可以直面投资者。在最近的谷歌财报发布会上,佩奇直言不讳,他明确向股东们保证,谷歌的股价处于受控范围内。1月份,佩奇说了一句我们之前从未听过的话:“我们很谨慎地管理股东的资产”。

   其他利益

    从个人理财的角度来看,CEO获取1美元象征性薪酬的做法也是十分明智的。

    依据税法规定,薪酬的税率是累进的。更重要的是,当薪酬总额达数百万美元时,税率的等级也将最高,支付的税金是一笔不小的数目。权衡一下,放弃数百万美元的年薪,选择未来价值数十亿美元的股票期权更为划算。

    再回顾一下乔布斯当年的“历史”。2001年,他也只领取1美元象征性薪酬。不过,苹果给予他一架价值4000万美元的私人飞机作为高管特殊奖励,公司为此还支付了4000万美元的税金。总体而言,这个结局还不错。

    不过,话说回来,扎克伯格计划在IPO之前执行大量的股票期权,他的私人财产会因高额的资产收益税而削减。据估计,扎克伯格因此需支付15亿美元左右的税金,对于过去十年中饱受赤字困扰的加利福尼亚州政府而言,无疑是喜从天降。这样看来,扎克伯格的举动似乎是很好的公关策略。

    99%的回报

    扎克伯格诚然需要支付大量税金,不过,公众未能参透这一计划背后为Facebook带来的利好。

    我们从“1美元俱乐部”成员中可以看出,无论男士还是女士,虽然他们不是为了金钱而效力于公司,但事实上,放弃高额的薪酬为他们赢得了公司的成功。而公司的成功就是公关策略能够带来的最佳结局。  (编译/雨暄)

打印 | 收藏此页 |  推荐给好友 | 举报

跟贴区

跟贴读取中...

用户名:

密   码:

可用表情:

验证码:  匿名发表(非会员请勾选)